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 未解之谜 > 正文

空中怪车事件: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1994年,在中国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发生了一件被称为空中怪车的事件,在几分钟的时间内,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400多亩松林成片地 被拦腰切断,在一条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与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铁道部贵阳

1994年,在中国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发生了一件被称为空中怪车的事件,在几分钟的时间内,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400多亩松林成片地 被拦腰切断,在一条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与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铁道部贵阳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了破坏,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砖砌围墙被推倒,钢管被截断,重达50吨的火车车箱位移了20余米远。相信生 活在贵州附近的人们对空中怪车的事件都会有所耳闻,那到底空中怪车是怎么会事?是什么能量这么强大,能够让一片林场和火车车厢 瞬间灰飞烟灭呢?下面奇事奇物小编就和大家来说说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始末

空中怪车事件: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 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 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 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这些被折断的树木 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后据林场职工李兴华的妻子说,她从窗子看见,是像大卡车一样的东西,被称之为“ 空中怪车”有两束灯光从车头射向前方。第二天,林场职工查看林区,有4大片林木遭毁,损失商品木材约2000立方米。从西南端马家塘 起,到东北端砖窑坡止,足有3公里,共有面积400多亩,条带最宽处有300多米,最窄处150米。起始的西南端树桩高2米左右,终止的东 北端,有一片树桩高4米左右。

1994年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效都溪林场和都拉营车辆厂遭受奇异灾害,其中,都溪林场400亩马尾松被毁,这场灾害表现出选择性和目 的性。灾害共分4个区域,彼此并不连续,树木大片倒伏,但是树边的塑料大棚却完好无损,树木都断了,树下的针叶层却纹丝不乱。车 辆厂的情况更让人费解,地磅房的钢管神奇截断,杂品库的水泥地面留下神秘爪印痕,近70吨重的载货车箱被逆向移动20多米,巡夜职 工被吸离地面。

1995年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在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 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它的形状由菱形变成圆形,颜色由黄色变为红色,它距飞机的距离大约有1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 处消失。

这几次事件中,都溪林场和贵州车辆厂虽然遭受严重破坏,但人畜家禽无一伤亡。就连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虽被风卷起数公尺,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受了一场惊吓,人体也无任何损伤。林区树木大片折断,但穿过林区的高压线确完好无损。

针对“空中怪车”事件,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飞碟留下的痕迹,是“外星人”的杰作。贵州科学院高级工程师马瑞安在十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对“空中怪车”的研究,他认为当天晚上有不明飞行器的出现不是人们的猜想,而是确有其事,它就是类似于射流推进器的飞碟,根据他以前的实验理论和现场的破坏情况,马瑞安甚至算出了这个飞碟的直径在200米左右,而这个巨大的飞碟当晚在飞过这一区域时,受到了坏天气的影响。

十多年后,“空中怪车”给事件发生地留下了相当多的后遗症,如遗址部分地区发生了变异现象,出现强磁场,树木严重滞长。同龄松树已长到10多米,而这一区域的松树仅长了1米左右。那么,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呢,真的有不明飞行物出现并袭击了这两个单位和林场吗?还有人怀疑空中怪车是不是龙,这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贵阳空中怪车事件UFO目击记录

1995年1月21日,胡其国到林场考察。采访记录了目击者看见一个桔红色火球上有礼花样小白点呈U字型小角度自由拐弯的不明飞行物等目击UFO的详细细节,这是调研都溪林场-都拉营车辆厂“空中怪车”事件,有証据证明确实是UFO事件的最直接、最关键的人证材料:

空中怪车事件: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铁道部贵阳车辆厂部分UFO目击者:

1、李秀琴:早上3点25分,我听见火车开来的巨响并有大风和强红光。吓得用被蒙头。早上起床后看到六栋和七栋之间草地上一棵l0公分小树被折断抛到一米多远的另一棵树上缠绕。七栋旁草地象被水洗过一样往一边倒,草地上园圈内的草象被烧焦了一样。    .

2、唐学珍:风吹了10分钟,有些衣物也吹到几里外的中坡。

3、郭天兰:我睡在床上看见一团火,从北向南一闪就过去了。

4、王林英:风很大,我起来关窗,感觉风往外拉人。有下雨,吹风和打雷的感觉,看见一片很亮的红光。

5、货车车间梁荣:火球象在地下滚,3点多钟,我听见风吹沙石打窗户,我去关窗,看见一个比太阳大10倍到20倍的光球从天上快速飞过,光球颜色鲜红,整个天空都红了。过几分钟天空星星出来了。我以为是地震。狂风持续了10多分钟,窗户被狂风拔开,室内无风。那巨大的响声象火车,当时我被吓蒙了。后来听见民工房衣服和水瓶被风卷跑了。

6、刘平华:我听见吹大风,就去关窗,感觉风有吸力,窗户带电,手麻。看见天空有一个比足球大得多的红色代兰的火球从1l号房转弯过来。窗户开的没有事,关的全部坏了,早上发觉天空兰得不正常。

7、冉启万:我听见天空有巨大的响声,风沙打窗。又看见一团红色光球滚动着高速从10米高的天空飞过,时间大约有5秒钟。光球直径大约250至300毫米,有70—80公分的尾巴。尾红色,接着停电,后来知道是变压器坏了。

8、陈华:奇怪的是,窗子关上,插销扇未动,里扇却被风吹开了,而窗边却未损坏。窗玻璃打碎了,当时天空晴有星,狂风过去后十分平静。附近房子的石棉瓦都被掀走了。

9、运输处机车班张安明:狂风吹石打窗,我以为是冰雹。窗户吹开后我去关窗,但关不上,风力很大,天空有巨大响声,声音过去后就停电了,我看见一团光球,长轴l米,短轴O.5米,椭圆形,红色,形状象草帽,从天空飞过去,时间大约有两秒钟。宿舍区尚有许多人目击UFO,因为都在上班,尚待收集。

10、百货商店溥德琴:半夜我听见天空象警报又象是车子拖钢筋的震耳巨响,又看见天空有红黄色的光,时间大约lO秒,我吓得用被子蒙头。

11、顺红饭店24岁的女主人吕顺红:3点l5分至18分,我听见大风吹石打在玻璃上,我起来关冰箱,从窗户看到天空有一个金黄色的光球从901方向飞来,长约一米,椭圆形,光球中间是绿色,其间夹杂着十分美丽的七彩光,有光环,逆时针滚动飞行。光环后面有雾气,光球飞行高度约有20米,速度很快,时间只有两秒钟就飞过去了。地上的砂子被风卷起跑。狂风把我吹到桌子上昏了过去,醒来房子屋顶吹跑了,碎玻璃撒了我一身,但我没有受伤,我们三个小姑娘吓得抱成一团直发抖,后来发觉电子钟坏了。

12、都溪村民陈忠衡:11月30日凌晨3点左右,听见刮起大风,石棉瓦抬起来又放下,接见听见咔咔咔咔的声音,他开门看到两股象汽车灯大的强光并排低空飞过,光刺眼。

13、第三生活区6栋李富英:我听见风砂打窗,接着停电,看见窗外闪光闪了两下。

14、四栋1单元杨远文:开始听见刮风和特别大的轰隆声,好象拖拉机开到家里来,接着停电,门窗全部被风拉开,我坐在床上看见一个兰球大小的火球在地上滚。

15、童永敖、王莲英:住在楼上觉得房子晃。听见轰隆声,看见红色亮光。

16、6栋1单元电工刘远超:我听见风很大,起来看见一团强光从窗前闪过,后来又听见后面窗玻璃被风吹碎。电也停了。第二天我去检修变压器,但变压器是好的,下午五点才通电。

17、车辆厂厂报记者李世恒等所作“30风灾目击调查”中,三区6栋二单元5号王业英目击“两个大如兰球的红色火球相互缠绕着以很快的速度奔驰而去”。

18、云都厂夜班民工罗英逵:“早上六点的时候,我干完活洗澡出来,发现天空云下悬着一个碗大的物体,发着白光,很亮,幅射面约有八、九米。”

19、车辆厂子弟学校值班员李玉印:当晚我值班,2点55分查完岗,3点时天空打雷和闪电,下了冰雹,并有乌云,乌云很大一块,云边有金黄色的光,从西向东移动,接着看见兰球大小的火球从7栋和8栋之间飞向东面,高度略比房子高一点,颜色红色带绿兰,有微尾光、光刺眼。风过10分钟停电,8栋后倒了一棵50公分直径的大树。第二天发现民工房石棉瓦全吹走了,三区窗玻璃全震坏了。奇怪的是,操场上出现卷曲的树叶围成一个约1.5米的大园圈,树叶的宽度和厚度约为5公分。学校教学楼的白色水刷石墙面突然变成天兰色(一号简报刘平华:早上发觉天空兰得不正常)树叶的背面都偏向东北。

20、吕老师:第二天上午我发现教学楼前枯黄的柏树叶掉了一地,约有10公分厚,几个学生扫了20多分钟才扫完。

21、凤凰砖厂值班员刘正芬:11月30日早晨3点我听见刮大风和火车样的响声,看见天上两个电焊光一样的灯,前面一个、后面一个。

22、王明英(女,33岁):我听见下雨起来,从窗中我看见两个红色火球一前一后,距离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约50公分处飞过,时间几秒钟,火球后面有一点尾巴。

23、林业厅花圃基地杨虎翼:3点半,下小雨和冰雹,刮风,听见卡卡卡的轰隆声,房子晃,看见桔黄的光把窗户完全笼罩,时间约20秒,第二天发现绝大部分花蕾被吹走,花枝和花叶大部份都在,塑膜内竹杆飞走。

24、李建华:看见1~2米红色代绿的光球斜着从花圃往上升。

25、冷水村砖厂陈学文:我坐在床上听见象火车或海轮声巨响,看见电焊光那样的强光闪了几下。奇怪的是,门是往里开的,外面有风却拉不开门;其次是有人住的房子石棉瓦没有揭,没有人住的全揭了,甚至在同一间房子里,有人住的一半瓦面未揭,没人住的另一半揭走了。第三是这个“风”不伤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飘着掉在地上,不象风吹重摔那样。

26、云都厂280班蒙代瑶:去年11月30日5:30分,厂区上空有一20厘米光球悬在天空,深红色,向下有光柱1~2米。

27、车辆厂公安处民警队值班民警王军:94年11月30日2点30分左右,我和罗维俊走到油库时,天开始下雨,接着听到火车样巨响,并看见从云都厂方向飞来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颜色桔红色,火球上有礼花样小光点,整个地面一片白。火球高度约5米,比电线低。火球飞到离工厂三号门三米远处时一个急转弯又飞回云都厂方向。转弯半径约5寸,时间一秒到二秒。后来发现车皮前移10多米拦住道口,我们从机械岗出来时道口没有车皮。

28、另一巡逻员袁兵当时在料棚附近,被风刮在空中又飞出去几米,差点被倒下的三棵树压着,脖子上的电筒头尾被摔得不知去向。袁兵亲眼看见料棚槽钢垮在地下,第二天感觉无力。

29、二门值班员张世燕、陈秋:我们当时听见风很大,被帐吹到地下,就去关门,但风很大,我们俩人用力抵门都抵不住。

30、白远民:当时我在二门值班,住房7个窗玻璃被吹坏,其中3块玻璃被风吹成边缘有毛刺的园洞,直径约20公分。我用枕头来挡碎玻璃。

31、张忠:看见强光一闪而过,风很大。

32、李超:看见石棉瓦在空中旋转,风很大。

33、民警队高队长:我奇怪我的办公室玻璃呈对称性破坏。

34、一位司机晚上拉煤到车辆厂煤场,看见一个UFO发出电焊光一样的兰白色光在都溪林场至车辆厂之间飞行。

35、都溪国营林场陈连友场长和罗志华场长与胡其国随车同行介绍情况,并陪同查看“一号着陆区”。陈连友转述贾家山砖厂厂长陈学文睡在床上,听见屋顶石棉瓦被揭走摔碎而人未受伤的情况。

36、陈场长证实林场工人在11月30日凌晨3点无人目击UFO,但在室内看见白光照亮天空和地上,并有巨响和大风。

37、陈荣江担任讲解员讲述他在去年11月30日凌晨树林被UFO折断时看到一对红绿光球在空中闪过。经过该村多人查证,陈荣江并未看见一红一绿两光球,陈荣江当时在室内只看见天空有白光和听见火车样巨响。

UFO半着陆及着陆痕迹证据

1、在都拉营车辆厂宿舍区,胡其国在6栋1单元8号听见火车样巨响、看见强红光和大风的李秀琴后房窗外草地找到了约2米直径草被烧焦的UFO着陆的圆形痕迹。七栋旁草地象被水洗过一样往一边倒,草地上园圈内的草象被烧焦了一样。从现场情况和目击者描述及土壤未被压分析,UFO在宿舍区作机动拐弯飞行并留下草被烧焦的园形痕迹,是在离地很近的上空停留,致使草被烧焦,UFO并未着陆。

2、从林化厂毁坏的大批树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胡其国发现一直径25公分老树桩烧焦呈炭状,但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

相距不远,在一棵被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公分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可能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四周有一直径一米二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圆圈中部烧焦深达10公分,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三公分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烧焦土壤对指南针和罗盘磁针无偏移影响。

树皮烧焦高度为两米左右,与林中松树被折断处高度相符,可能与UFO的飞行高度有关。树桩周围烧焦圆形土壤直径在一米二左右,与目击UFO直径相符,也与车辆厂宿舍区草被烧焦的圆形痕迹相近。

经贵州省放射卫生防护所,对贵州UF0研究会采自都溪尖坡松林中被UF0烧焦的土壤,树皮和树桩总放射水平进行分析,95年3月25日监测评价为树枝、树桩和土壤阿尔法、贝塔和伽玛总放射水平属正常值范围。贵州UF0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和副理事长兼副秘书长吴汝霖教授与放射室主任兰天方工程师、李锁照工程师讨论了土壤树皮放射性问题,兰天方认为,经过几次雨水冲刷,土壤中的放射物质即可流失。而都溪土壤应在一星期内采样才有分析价值,因αβγ射线很短,航空探测无意义,兰天方同意提供贵州铝厂附近放射性本底布点图作参考。李锁照认为树桩保留放射物质较久,放射性在正常范围内说明UF0动力源不是核能。其他衰变期短的放射物质也在正常范围内。

UF0着陆痕迹检测不到放射性在国外已有案例报道。贵州UF0分会认为UF0的热幅射源可从电磁方面去探索。UFO可能是利用宇宙射线并对宇宙射线浓缩作动力源。

3、材料库刘祥芬: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风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园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公分。后来我们用拖把擦掉了。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印迹。直径约20公分。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我们隔玻璃拍照、目视印迹十清晰。车辆厂宣传部长胡定祥展示的照片显示:两个UFO着陆痕迹在水泥地上旋出的半弧形痕迹十分清晰,边上有烧黑残痕。

胡定祥介绍,照片上的两个痕迹相距二至三米。应为一对缠绕飞行的UFO着陆的有力物证。这与目击证据相符:“开门看到两股象汽车灯大的强光并排低空飞过,光刺眼。”“看见天上两个电焊光一样的灯,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从窗中我看见两个红色火球一前一后,距离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约50公分处飞过,时间几秒钟,火球后面有一点尾巴。”

都溪林场附近发现UFO

汽车驾驶员余园廷:九四年十二月九日凌晨我到大山洞曹关村拉煤到贵阳电厂途中,出曹关村200米路段,突然发现左上方有一直径为30公分的白色灯光悬在空中,时问5点45分,目测高度4000米,天气很好,有星星。该物发耀眼强光时如电焊弧光并有十米左右微弱光环。该亮物会逐渐暗淡下来发桔红色光或者熄灭,间隔二三分钟反复数次。我停车熄灯关闭发动机下车观察二十分钟,突然该亮物向贵州铝厂上空无声无息飘去。

于是我开车前行至离停车观察地700米的煤炭检查收票房时,该亮物又飞回到我车左上空即票房后面悬停,视直径由第一次看见时的30公分变小为20公分左右。我把煤票交给收票的杨老头,并指那亮物给杨老头看,即开车走了。(杨第二天告诉余:他开车走后那亮物向贵铝方向移动)

我驾车进入白云大街,又发现该亮物,顺着白云区外围大包围地移动。我为了观察该亮物,车开得很慢,车速约十公里,那亮物保持和车同速。在我驶出白云大街转弯进入金华农场路段时,看见该物也是顺着白云公园上空方向向金华飘进。我行驶到金华农场二大队时,看见该亮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遵义方向飞去,三秒钟就消失不见,时间是6点4分。

从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地理地形特征、 光学特征、声学特征、运动特征,尤其是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力学特征和灾害分布明显的选择性特征的分析,这个奇特飞行器有可能是外星飞行器,它有人类飞行器现在所不具备的反地球引力的奇异特性,容易在低空以不太高的速度飞行,人类多数飞行器在20米/秒以内如此低的速度会摔飞机,而直升飞机向下喷流很强,地面的落叶层会被吹散。而且经过调查了解,当天晚上,这一带没有任何民航、军用和气象的飞行物经过。

空中怪车事件疑似外星人造访的证据

1、“空中怪车”声源,都溪林场与都拉营车辆是相邻地区,都溪林场400亩大树是在很短的3-10分钟时间内被折断的,3-10分钟是根据目击者看见UFO光球和大风持续时间及声响持续时间推断。松树自1.5米-2米高度向西折断,树干折断声、树干、树冠倒地声应是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连续声响、400亩松林数万棵粗大松树连续向西倒地发出的声响,与火车开车的声响相似,但比火车声音更为巨大。

2、折断400亩松树的力源是光,都溪林场-都拉营车辆厂UFO事件中,目击者看见了一前一后两个光球或並排两个光球,有些目击者看到的是一个光球,没有谁看见树是怎样倒的。但扎佐林场王新学却看见扎佐林场的1000亩高约15至20米,平均树径30厘米,最大50厘米的华山松和马尾松在约2米高处向东北方折断不是风刮倒的,折断树的力源是光:“我当时在阳台上看见一道白光在空中离林场树林有丈高,白光有三米宽,三米长,速度很快,光很亮,光来树倒,树不是风刮倒的,是光摧倒的!”

3、空军关注钢管切断,都拉营车辆厂宣传部长胡定祥透露:都拉营车辆厂磅房10cm钢管被水平切断后,引起多方关注,北京空军一位大校两位少校专程到车辆厂要求借调钢管,被他拒绝,空军军官说要为此事找省长。

龙卷风与下击暴流说不能成立的证据

贵州省科委,省科协三月十四日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都溪灾害为局地强对流风暴所为。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是贵州省气象学会“风灾说”的两个立论依据。贵州UF0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和副理事长兼副秘书长吴汝霖教授经过两月现场调研认为“都溪灾害为局地强对流风暴造成”的定论与灾害现场的事实完全不符,因而不能成立。

1、龙卷风生于强烈上升气流的雷雨云中,但都溪林场至都拉营一带11月30日3点左右仅有小雨和小冰雹,雨后可以看到星星,因而并没有龙卷风生成的浓密的雷雨云。历史上贵州也从来没有发现过龙卷风。

2、龙卷风是雷雨云中形成的强烈扰动涡流下冲为高速旋转的气柱。其离心力使气柱中心空气稀薄,压强降低至外围空气的五分之一,可以拔树摧房卷土吹沙。都溪林场一些树干贴近地面20—50公分折断,地面松针叶丝毫未动,没有看到高速旋转的气流冲向地面卷土吹叶的迹象。

3、保存完好的马家塘林区断树和整个林区断树照片显示,直径25公分左右的粗大松树树干折断但松树叶和挂着松树叶的小树枝未见折断。龙卷风是l2级以上飓风,而8级大风就可以使树的微枝折断。下击暴流最大风速每秒50米以上,远超过海浪滔天的12级飓风;树的微枝完好,因而下击暴流和龙卷风同时存在说根本不能成立。

4、与断树相邻或在断树中间地带,并与断树同高度的小树丛枝叶繁茂一叶未损,未见龙卷风和下击暴流的痕迹。

5、在马家塘、菜籽塘、尖坡村、都溪村、冷水村林地,均在密林深处有许多单棵松树被折断,周围松树和小丛树及树叶均安然无恙。龙卷风不会分出许多微气旋在长达5公里的林带远离松树大批折断区东一棵西一棵摧断松树。

6、如是龙卷风,“风”经过冷水村鱼塘和杜家坟一带水田,未见水和水田泥被吸走痕迹。

7、林化厂、冷水村砖厂、车辆厂轻质石棉瓦被掀走,但房屋未受损,龙卷风和下击暴流对有人住的房屋只揭瓦不摧房伤人,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选择性和如此轻的破坏力。

8、冷水村砖厂陈学文:第三是这个“风”不伤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飘着掉在地上,不象风吹重摔那样。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没有这样“温柔”。

9、许多人目击的是不明飞行物,而不是球状闪电。

10、经贵州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中心试验室对车辆厂磅房被切断的无缝钢管按l0 2cm×4mm测算,钢管抗拉强度为46968公斤力。经贵州省计量测试技术研究所力学室按10 2cm×4mm钢管计算,钢的资用剪切应力每平方厘米为2100公斤,钢管的抗剪安全承受力为25830公斤力。

把“都溪灾害是局地强对流风暴造成”一文中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每平方米的风压数百公斤至上吨的力扩大十倍,钢管每平方厘米风压也仅为1公斤,显然,龙卷风和下击暴流远不能拉断钢管,更不用说水平整齐切断钢管。力学室主任,高级工程师黄妙新认为,“风是一大片,不是一条线。”钢管是一个园柱体,风来时园柱两边分流,集中于截面上的力微乎其微,不足以切断钢管。

11、两棵钢管水平切断,三棵折弯成90度,磅房仅下塌,表明钢管受到的力是一个横向冲击力,与龙卷风和下击暴流力的方向不同。

市委宣传部公开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绝密档案

空中怪车事件: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就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空中怪车”在全国各地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2005年8月27日,一封神秘的化名电子邮件发送到了白云区委宣传部开设的征集邮箱内,里面装有一整套当年贵州UFO协会权威专家对都溪林场“空中怪车”的详细调查报告。工作人员快速回复信件,发现发邮件的人正是记者多方要寻找的曾多次考查“空中怪车”现场的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胡其国向记者朱超毛海峰提供了他11年来保留的10余篇贵州UFO研究会关于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报告,这些“空中怪车”不为外界所知的绝密档案此前从未向外界公开。2005年09月04日,在征得胡其国及相关部门同意后,贵州都市报向读者公开了这批绝密档案。

绝密档案一:从未公开的“空中怪车”第五区域

UFO的中文规范译名是“不明飞行物”,大体分为四类:已知现象的误认;未知自然现象;未知自然生物;第四类是指有明显智能飞行能力,而非地球人所制造的飞行器,即我们常说的飞碟。在全国及国外所有UFO调查中,人们只知道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空中怪车”事件被破坏林区仅有4个区域,面积达400亩。胡其国公布的第五区域让所有知情者吃惊,因为根据现场目击也没有第五区域,但胡其国向记者介绍了他的有力证据和封存事实原因。1995年2月7日,胡其国再次对都溪林场UFO遗迹进行考察。本次考察重点为都溪国营林场相邻的尖坡林场和都溪村民组林场,即被UFO破坏的3号林区和4号林区。据胡其国介绍,考察时,他发现离4号区域不远的尖坡林场有个5号区域,约30亩树林被UFO自1.5米至两米处向东折断,唯林场中间两棵相距1米、高12米的松树毫发未损,其余部分树连根拔起,从尖坡林场全部被毁树木倒伏方向时东时南和树间距离来判断,UFO在林间作机动飞行。当时,根据UFO行进路线从林化厂毁坏大批树木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发现一直径25厘米老树桩烧焦呈炭状,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相距不远,在一棵被UFO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厘米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树桩四周有一直径1.2米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3厘米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可以肯定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周围土壤呈圆形被烧焦深达3厘米厚。在UFO破坏的5号林区,大片树木被折断,此地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所以专家组一行决定隐瞒,不准报道,以免破坏现场。胡其国说,这是他此次考察最大的收获。

绝密档案二:UFO二度光临都溪林场

就在记者了解完“空中怪车”的第五区域事件后,胡其国又向记者托出骇人听闻:UFO曾二度光临都溪林场,且其长度为500米左右。据胡其国介绍,1995年初,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大家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推断,“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类的不明飞行物,应该是地外文明所致。由于当时内部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专家当天晚上就在当时的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向专家说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这个飞行物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约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整个飞行物发绿光,无声、缓慢飞过车辆厂上空。当夜有值班民警、巡逻民警多人目睹。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X档案。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目的是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所以这事中国UFO协会备了案,没作再多的理会。

绝密档案三:飞机被不明飞行物拦截迫降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机从广州飞贵阳,9点04分到达磊庄110度方向的贵定航路上,飞机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里。机上最先进的美国防相撞报警装置闪光报警,机上雷达发现前方1—2海里有一不明飞行物同高度拦截飞机,不明飞行物在雷达上为一亮点,起初为菱形,后变为圆形,离飞机近时报警强烈,时而在左前方,时而在右前方。机长通知塔台,塔台立即要求空军打开远程雷达监视并报告了民航管运。飞机在躲避不掉不明飞行物后,压杆降低飞行高度后着陆。这一事件,在当时被列为我国的航空及军事机密,一直封存。过后不久,贵州UFO研究会理事会常务理事、秘书长胡其国和另外两名专家从学术研究角度,分别走访了中原航空公司、空军贵阳分区等单位的值班领导证实了此事,同时将研究事件作为机密事件严格保守。时任职省民航安全监察处的曹科远说,飞行本应在磊庄停机40分钟返回广州,因飞机被UFO跟踪,害怕升空后UFO回来被UFO拦截,拖延起飞一个多小时。因乘客抱怨飞机不能正点起飞,在空军雷达证实UFO轨迹到机场后离开航路飞到独山空域(雷达回波为一小黑点)消失,机场决定飞机以最快速度起飞并升至4200米云上高度离开。时任空军贵阳分区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说,同时,广州空军、南海空军、云南祥云雷达45团同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贵州UFO研究会把这事与都溪林场事件联系起来,发现其中有莫大的联系。

绝密档案四:地磅房脚印能让“时间停住”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但是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为了辨明事实真相,贵州UFO研究会专家全面展开调查。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但是这一现象在当时同属“绝密”。各个学科的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纷纷从本专业的角度作出解释。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分为两派,自然现象说在当时占主流,说是什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而根据贵州70年没有龙卷风,现场现象不符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自然现象行为,加上人们对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飞碟再度“浮出水面”。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绝密档案五:10KV绝缘高压线零绝缘

1994年11月30日凌晨,正在加班工作的贵阳车辆厂电力副调度、电气工程师张国宾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3.5KV变电所值班员来电话,说工厂G25、G26、G45回路(10KV)速断跳闸。3点左右,张国宾等到了现场,看到铸工车间G45、G47回路绞在一起,上面有一树枝,直径约70厘米,重约几十公斤。铸工房前窗摔下来,周围没有被折断树枝。G45、G47处理完后,送电恢复正常。G25、G26回路从早上8点30分开始到下午4时30分,始终没有查到故障,下午4点半后强送电正常,这种怪事过去从来没出现过。电工于永波开始在配电柜高压储线柜测试10KVG25、G26回路,原G25、G26回路是独立绝缘,但用兆欧表检查绝缘时,G25、G26绝缘为零(互为导通),于永波后来上杆检查,两回路通电、调度还不行,也就是说,两独立绝缘体之间的空气介质由绝缘变为互通导体,电流一输出就是短路。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于永波爬上电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难怪后来于永波向胡其国等人提起此事时仍心有余悸。根据UFO研究会专家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得出结论,G25、G26回路互通是凌晨3时飞行的UFO强磁场造成的。后来,贵阳车辆厂以强送电的方式才让电路恢复正常。

《走近科学》记录贵阳空中怪车事件

2004年12月,《走近科学》的记者赶赴贵阳就空中怪车事件开展调查,以下是记者现场调查的采访记录稿:都溪林场是我们的第一站,据说,那里的破坏现象很离奇,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很多情况难以解释,真的是这样的吗?

徐忠波:马路这一侧当时是十多个塑料大棚,是一个苗圃,那么第二天以后我们看到这个,塑料大棚是完好无损的。完好无损的,马路的这一侧,是茂密的森林。一夜之间茂密的森林只剩下白花花的树桩。这片森林大概被毁掉了一共有400多亩。塑料大棚完好无损,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那么现在是整个400多亩森林,现在只剩下那几棵了,仅剩这几棵马尾松了。

解说:由于事发不久,林场就将主要灾害现场进行了清理,因此,我们只能通过当时的录像资料来了解破坏的情况,在录像带上我们可以看出,虽然有一些连根倒地的树木,但是,破坏现场的确是象徐忠波所说的那样,大片树木都是在一定的高度被折断的,断面不整齐,高度不一致,而折断的高度在这个林场仅存的一小片灾害保留地中可以更准确地感受到,在这里,记者看到,树木大都是在1米以上的高度断掉的,这种情况就与一般的风灾很不一样,按照常理,树木遇到强风,应该是绝大部分从根部倒掉的,为什么这次断树会是这样的样子呢?当时,这种情况曾作为奇异现象之一,而被调查人员加以研究,但是,在一段时间的勘查之后,人们便发现这并不奇怪。

徐忠波:大棚的这个高度是3米多高,因此它这个阻力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它是这个方向,这是东西方向,这个倒向是南北方向,这个力应该是南北方向的,那么这个大棚是东西方向,大棚都是3米多高,大棚还是完好无损的。

解说:为什么前后的树木都被毁了,而唯独中间的塑料大棚完好无损,又为什么同在灾害区域的高压线和烟囱安然无恙,而树木和房屋却遭受损害了呢?离奇的灾害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接下来的情况同样让人难以理解。

徐忠波:我们看这一个,地下这个腐殖层,是很厚的,这还是幼林,当时这个腐殖层有十多公分厚,这个幼林你看都是这么厚都这么厚,你看,这一层,很厚。当时腐殖层有十多公分厚,当我们发现时,树枝倒了,数枝倒了,这个腐殖层也是完好无损的。

主持人:贵阳空中怪车事件所有这些不合常理的现象似乎都在提示我们发生在都溪林场的,它绝不是一场普通的风灾,破坏现场的,好像都在提示我们这种力量它是被控制的,那么如果是这样,这种被控制的力量是什么呢?而这一切都源自于11月30号凌晨天空出现的那个奇异的现象,那么那天晚上目击者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解说: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在都溪林场寻访当晚那个现象的目击者,他就是其中的一位,名叫陈连友,当时是都溪林场的副场长,这是他当时的目击地点,都溪林场的采石场,为防夜晚碎石机被盗,那天晚上陈连友在这里值班。

王方辰:因为那个林子完全是一个割松香的,每一年你把那个树皮割下一块,每一年割一块,转着这么一割。转着圈这么割,那么树在这一块。就是挺高一个树的最脆弱的地方,因为它纤维是不连贯的,所以从被切的地方倒,是很有可能。

解说:这就是马尾松树上那个割松香的地方,松香是林场的一个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在林区,几乎每棵有一定树龄的马尾松都有这样的痕迹,因此,当遇到一定的风力,十几米高的马尾松,在最脆弱的地方断掉是可能的,而且,11月份的贵州,正是冷空气的前锋南下入侵的时候,由于地形的差异,山丘低洼的地方比较空旷,气温降得快,而林区内,保温性好,温度降得慢,温差陡变产生的大风吹向森林,将树木从割松香的地方折断是完全有可能的。当时,对断树高度的解释曾经大大增强了调查人员的信心,但是,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人们却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从破坏的现场来看,树木并不都是从那个割松香的地方断掉的。

其次,灾害是跳跃性前进的,整个破坏区域非常不连续,由西南到东北,断断续续地呈现出了4个区域,能够感觉到灾害在破坏了一个地方之后又跳过去破坏另一个地方,如果是风,一般都是席卷一片,什么风会这样跳着走呢?

第三,破坏还具有选择性,这是当时贵阳电视台拍摄的一段录像资料。

观众朋友,我身后是林溪山场的房屋,不明现象发生以后,烟囱和高压线都没有受损,但是你看前面的那片房屋它的房顶,就石棉瓦的房盖却不翼而飞

同样的选择性也表现在塑料大棚上,这是一张当时拍摄的照片,完好的塑料大棚和前后折断的树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连友:两点半的时候狗叫了,狗叫了我们起来了,我和兰德荣,我们两个就从这个地方走了一圈,走了一圈回来了,我们就泡了杯茶来喝抽烟,突然就打雷,打雷应该先下了一点白雨,下下来,在这地下捡起来的就像那个黄豆,磨豆腐渣黄豆那么大,就是小冰雹。

解说:这种雷雨冰雹下了一阵之后,陈连友准备睡觉。

陈连友:三点半了,我说没有事了,我说。我们又睡下,就听到从这个方向像火车那么大的响声,从哪个方向,从这个方向。从这个方向过来,后来,这火车能够响起来。好像响起来在这门口,是听到火车声了,就像火车那样个响法,我们铝厂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火车声,铝厂那个时候,烧那个真空炉子,烧煤炭那种。那个响声,哐仓哐仓的,就是那个时候,爬坡车里带的多的那样的响声,哐!哐!哐!我们这经常听到,那说这火车开过来那是鬼话,火车会来。结果我一看那亮光,整个那里泛白,这整个地亮起来了,屋里就像把电灯打开那种,亮了一头,亮了走了,走的速度不太快,就整个天空特别亮。整个地照亮起来了。整个这块地都照亮起来了,(光)跟着走了吗。

解说:这个时候,喜好通宵玩麻将的靳富合也目击了这一现象

靳富合:有两个光,有黄色的、有红色的。红色的!

就是有两束光是吗?两束光是走动的吗?

走动很快。

从哪个方向到哪个方向?

从那面过过来,从这个往这个方向走,往这面走,光很亮,一个是黄颜色的。

是什么样的黄呢?

这种灯光那种黄颜色,就像咱们平常点这个灯泡这样的黄颜色。

就是电灯这种灯光。还有一种呢?

一种带红色的。

是特别红吗?

带小点的红色看到之后。

是特别红吗?

不特别,有点跟黄有点接近,像黄有点接近。

解说:在林场,目击者还有半夜被响声惊醒的王明英。

王明英:反正也不知道是光啊,就是两个,我也不晓得是怎样的东西,反正就是这样大两个,从松树顶上飞过去,飞到都拉营去了,声音就是火车的声音,轰啊轰啊的,听到。

解说:经过调查,记者了解到了当时在林场看到那个空中怪车现象的主要是这几个人。根据他们的描述,我们可以的得到这样一组画面。在那天凌晨,三个人因为各自的原因看到了那个东西,它发出黄色或桔黄色的光,很亮,有点像火球,带着隆隆的火车巨响从天空驶过,方向朝着东北,而东北方向的都拉营,正是铁道部贵阳车辆厂的所在地。

与林场一样,第二天上班时,职工们也发现工厂遭到了严重破坏。

李志恒:这是我们的生活区,这面是一区,这面二区,下面是三区(灾害)就从蓝色房子那个地方。从那边进来的,那个风灾害是从那边进来的,从山那边过来,大概是在,那边就是都溪林场,山后边就是都溪林场,那个塔后面。是这么过来,这么过来,从我们的那个角,进入厂区,然后最远的距离伸到哪个地方了呢?就是两栋。这两个房子一样,房顶一样的那个颜色的,后边那一栋,左边那一栋,就是山脚下,山脚下那几栋。

解说:这是贵阳车辆厂的平面图,按照李世恒的介绍,灾害是从西南方向进入工厂的,行进的方向是东北,在离奇的破坏现象中,地磅房钢管断裂,是最先被发现的。由于工厂早已将灾区进行了恢复,我们只能通过当时的录像资料来了解情况,这是受灾倒塌的地磅房,它的天棚支架当时是用10厘米的无逢钢管搭建的,灾害过后已经一侧倒塌,而离奇的现象是这两根断掉的钢管,从录像上看,断口整齐,与其它几根的弯折的钢管有明显的差异,为什么会这么断呢,当时的一种说法是钢管原来是完整的,当天晚上被不明原因截断,然而,另外一些调查者却提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

陈燕春:它不是被切割断的,都是那种弯折了以后给折断的,钢管是水平切断,断了错位一看里头就是假焊,因为没有焊缝,没有看见焊缝。断裂的钢管是原先焊接不牢还是整根被切割,由于现场已经不在,而从录像带中又无法判断,这成了一个悬念。

解说:在车辆厂,离奇的现象还出现在这节被不明原因移动的小火车上。

李志恒:它石棉瓦,就是火车轮底下有好多石棉瓦,有一些石棉瓦它就压在这个车轮底下了,有一些石棉瓦它是被压过。所以我就知道它车是动过的,要不动,它就不会压到石棉瓦,是从这个方向往这个方向动,从那个方向往这边动,大约移动了,还是挺长,有个20来米吧。差不多从那个地方一直开倒这个地方。

解说:这节车皮与当时被移动火车同一型号,它自重24吨,载重60吨,据李世恒介绍,当时这节车皮装有近50吨的钢材,而且车轮被锁死,奇怪的事情还不只是这节70多吨重的火车车皮怎样被移动,它的移动方向也很奇怪,当时灾害的前进方向是从西南到东北,而火车移动的方向是逆向而动,由东北向西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车辆厂的这个位置上是专户储存一些易燃生产资料的杂品库,在它门前的水泥地面上,灾害过后出现了一些类似于爪印的明显凹痕,这些爪印凹痕上面有一层黑灰覆盖,象是焊枪在地面作业时留下的痕迹,但是这个地方是严禁焰火的,这个爪印又是怎么来的呢?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在这个位置,当夜凌晨,两个值班的经济警察竟然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带离地面一米多高。

李世恒:当时他们晚上三点多的时候在这巡夜是吧,有这个要求,他们必须巡夜,我在里面我都比较写的详细了。

主持人:我现在手里拿的就是贵阳车辆厂关于这次事件的一个调查报告,在这个报告当中上面有李世恒对于那两个人的一个询问记录,他们两个一个叫罗维俊,一个叫做王军,都是来于自遵义的农民工,现在这两个人已经不在这个厂子工作了,所以我们的记者也没有联系他们,不过幸好就是留下了这个当时口述的一些现场的情况,他们说3时左右,天下起小雨,并有雷声,天空有些黑云,当我们走到物资处道口的时候,突然就听到身后有巨大的声响,容不得回头就觉得身后有一股狂风从身后刮来,人站不住,想就地蹲下来躲避,但人有飘飘的感觉就飞离了地面

而这些离奇事情发生的同时,当天凌晨的时候,在车辆厂里面也确实有目击者亲眼看到了那两个能够发出火车般巨响的光束。

刘玉英:圆圆的、弯弯的。就朝这后面这样,就朝我们房子后面这样,弯弯的。就像那个火闪(闪电)一样,一下子就过去了,反正绿霞绿映的,看到那个样子怕怕的。就像扯火闪(打闪)的样,弯弯的,就这样就走了,拉这个窗子觉得是拉不住的。全部抬起走了,两三分钟的时间。

解说:当时因为听到响声,刘玉英要去收回晾在屋外的衣服。而同一时刻,喜欢打麻将的班得英也受到了那个现象的惊吓。

班得英:我看到就是一种光,看都看不清楚外面,一种光,一种光。什么颜色的光?反正说灯光不像灯光,就闪电那种光一样的。是几股光?

看不清楚,我当时真的没看清楚。我刚刚把房门一拉开一出来看,一块石棉瓦就砸下来了。我家人就把我拉进去了嘛,反正那个风后来特别大都是真的。

解说:所有的离奇现象都与当天凌晨人们目击到的那个现象有关,根据目击者的描述,正是它裹挟着怪异的强风对贵阳北郊的这两个单位实施了神秘的破坏,那两团光亮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会发出比火车还要巨大的声响,而且,当天晚上这一地区是不是有像他们说的那样的天气呢?记者走访了当地的气象部门,查询了那一天的天气情况,

11月30号,那天还有冰雹、雷电、雨、阵雨。

解说:当晚这个地方确实是有雷电冰雹,会不会是他们把雷声误听为火车声了呢?

解说:这条穿越都溪林场的铁路是贵阳铝厂的物资专用线,每天都有数趟列车从这里驶过,这条铁路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了,应该说林场的职工对火车的声音并不陌生,而铁道部贵阳车辆厂更是整天与火车打交道,应该说他们一般不会产生误听,而且,当时的目击者绝大多数都非常清醒,产生幻觉的几率也不大,即便是产生幻觉,在不同的地点,那么多人产生同一种幻觉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那么,那个不明物体究竟是什么呢?

主持人:从这个时候开始,调查人员的意见就开始出现了分歧,结合着这两个单位被破坏的现场,部分调查人员就认为那两个发出火车一样巨响,咣当咣当声音的那个光亮很可能是不明飞行物,正是因为它们的出现才导致了后面这些离奇灾害事件的发生,因为在这当中有太多的事情我们实在是无法解释,可是这种观点一旦提出之后,就迅速地受到了另外一些人的反对,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不明飞行物上,这本身是一种不科学的态度,那么那天晚上的情况很可能还是一种自然现象,可是由于当时没有一个调查人员现场目击到了这个现象,对这个物体的分析只能是根据一些情况做出一些推断,他们认为那天晚上的光团很可能是一种叫做球状闪电的现象,是它伴随着狂风对这两个单位实施了破坏,但是这个意见同样也受到了质疑。

马瑞安:球状闪电,我后来翻了资料,它产生的条件是要没有风。产生之后,如果用水一泼它。它马上就炸了,啪一声就炸了,当时的环境是有小雨。有一些冰雹,还有大风。所以它不可能产生这种球状闪电,而且走这么长的距离。

主持人:球状闪电是一种形状像是火球的闪电,那么在法语当中它的意思就是火球,大家看大屏幕,这就是一张球状闪电的一个图片,那么由于这种现象在自然界当中非常罕见,所以说就算是专业的气象科研人员对于球状闪电的一些具体情况也是知之甚少,因此,对于马瑞安的疑问,当时就没有给与一个相应的回应,那么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当中呢,反对者又对球状闪电的说法提出了一些新的疑问:第一,球状闪电它不可能发出乓那么大的声响,第二,球状闪电不会两个同时出现,再有,球状闪电不会出现那么长的时间,因为一些资料表明,这个球状闪电它的出现时间一般只有几秒钟,而那天,根据目击者的描述,那个东西至少出现了3分钟,它怎么会是球状闪电呢?即便说它是球状闪电,那么灾害现场离奇的情况又如何去解释呢?离奇的现象让人始终不能排除那是不明飞行物的可能。当天晚上目击者看到的那个现象究竟是什么?这个悬案能否解开呢?

黑暗之夜,恐怖景象惊现贵阳。神秘破坏终酿UFO世纪奇案,离奇原因十年探索。真伪虚实科学明鉴,奇案真相能否浮出水面?

解说:1994年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郊都溪林场和都拉营车辆厂遭受奇异灾害,其中,都溪林场400亩马尾松被毁,并且这种灾害好像具有选择性和目的性,灾害共分4个区域,彼此并不连续,树木大片倒伏,但是断树边的塑料大棚却完好无损,树木都断了,树下的针叶层却纹丝未动,车辆厂的情况更让人感到费解,地磅房的钢管神奇截断,杂品库的水泥地面留下了神秘爪印痕,近70吨重的载货车箱被逆向移动20多米,巡夜职工被吸离地面,而所有这些现象都与当天凌晨多个目击者看到的那个东西有关。

陈连友:就像火车那样个响法,哐!哐!哐!圆圆的,弯弯的。反正绿霞绿映的,看到那个样子怕怕的。

主持人:那个现象呢被当地人称之为是空中怪车,而经过记者对现场目击者的调查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个能够发出火车巨响的不明的光亮,那么它到底是什么,又是怎么对贵阳北郊造成那些离奇破坏的呢?当时就有一种说法,认为它是球形闪电,就是它伴随着狂风对两个单位造成了破坏,但是吧,肯定有反对意见吧,那反对意见是什么呢?是对这种球形闪电的产生环境、数量形状、走行距离提出了怀疑,那么结合这离奇的破坏现场,这些反对者认为那很可能就是一个不明飞行物。那么据了解呢,球形闪电就是形状像火球的那种闪电,由于它比较罕见,那么在当时,就算是专业的气象工作者,对于球形闪电的发生发展的那些机理也并不是特别明白,因此也就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回应反对者的意见,而如果球形闪电不成立的话,那就很可能会影响到对事件性质的判断,从另一方面证明不明飞行物造成破坏的可能性。那么由于一直没有答案,那团不明光亮成为了灾害事件当中的一个谜中之谜,那么这个迷能否被人们解开呢?

解说:2005年3月,记者在多方了解之后,来到了坐落于兰州的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工程研究所雷电与雷暴实验室,研究室主任郄秀书是国际知名的雷暴问题专家,学界公认的最有资格对雷电现象做出评价的专家之一,尽管如此,郄秀书研究员对球状闪电的认知也还是主要来自于文献当中的记载。

郄秀书:球状闪电主要还是发生在雷雨天气的时候,一般认为比较多的报道是在这个就是我们把它叫做地闪,也就是云对地的放电之后,紧接着可能会发生球状闪电,可能这样的概率大一些,所以说雷暴天气可能是球状闪电发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另外从咱们国家来讲的话,在一些山区,球状闪电的报道比较多一些,比如说贵州、西藏。

解说:据郄秀书介绍,球形闪电发生后,是有可能自己爆裂为两个或三个火球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球闪,雷雨天气是诱发它的条件,而事发现场当晚确实有雷电冰雹,那么,球形闪电能存在多长时间呢?

郄秀书:球形闪电它的生命史是比较短的,一般可能比较多的持续的时间大概是在3—5秒钟,更长的可能也有1分钟左右的,那么在这样一个短的时间里边,它的速度又不是很快,所以它运行的距离是不会太长的。

解说:尽管郄秀书进行的是一般性分析,但是,一种自然现象总有它基本的规律,球形闪电出现的时间和距离的基本特征与事发现场目击者的描述不相符,它的声音特性更是与当晚的情况有巨大出入。

郄秀书:它的声音不会太大,不会像我们平时发生的闪电这样子的,会产生非常强的这种雷声,球状闪电的声音相对比较弱,比如说有些人认为,比如说像这种,像火车一样的声音可能就是比较大的声音了,一般的情况下可能像这种比较弱的这种扑扑的这种声音,可能报道比较多。

解说:根据目击者的描述,那天晚上的声音却是比火车还要大的轰鸣声,这种情况对于球形闪电就难以解释,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在1995年,曾经由专业人士对现场目击者做过催眠试验,让目击者在催眠状态下回忆那次目击的情况,结果大多数目击者描述的目击时间竟然不超过10秒钟,由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在黑暗中的惊恐放大了他们的心理时间,那么,会不会那发出火车巨响的声音也可能是一个被恐惧放大了的概念呢。即便事情果真如此,那么,那个不明物体运行的距离也不好解释,因为从林场的发生地点到车辆厂的目击地点,直线距离有四公里,是什么力量能将一个出现时间不到十秒钟的球形闪电一下子移动那么远的距离呢?从当天晚上的情况看,有特别猛烈的大风经过,速度很快的大风能不能将球状闪电运送那么远呢?这个问题郄秀书也无法明确回答。而且,即便是球形闪电,那么裹挟它运动的大风又怎么给那两个单位造成了奇异的破坏呢,一时调查者很难说清。

解说:由于灾害的奇异性,调查者始终坚信和不明飞行物有关,在贵阳,一位调查者就向记者阐述了他的观点。

罗成:我认为应该是一个高速旋转,并且飞进的飞行器产生的强大的力矩,这个力矩产生了一种切割力,切割力在某一个高度上,比如一米,一米左右,大范围、大规模、大数量地切割很多树木,从它的折断,树木的倒向和折断的那个前面的现象,应该是符合强力矩的切割产生的,那么推论呢,因为科学我刚说了,科学有很多是未知的。从推论从专业的角度,它是一种机械动力学产生的强大的空气切割。

解说:罗成是原贵阳科学技术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在贵阳北郊事件发生后,曾三次到现场调查,在贵阳,他还向记者画了示意图,他认为当飞碟在一定的高度高速旋转前进时,它所造成的空气效应,就有可能造成树木被切断,而树下的落叶层不受影响的情况。当这个飞碟呈跳跃状前进时,就会造成林场的破坏现象。然而,罗成在表达他的这番话时,却因为模糊地使用了力矩和切割这两个概念而受到了相关人士的指正。

陈燕春:即使就是说当时在空中确实有飞行器出现,而且是高速旋转的话,也不是由这个高速旋转的这个飞行器的力矩造成的这个树木的倒伏,而是高速旋转的飞行器,飞行过程中产生的涡流,搅动的空气产生这些涡流,这涡流很强大,造成的树木倒伏,应该是这样子解释比较正确。

主持人:那么力矩我们知道它是一个物理学上的概念,它是根据阿基米德对于杠杆的研究,才产生的。那么力矩是什么呢?说简单点儿就是作用在杠杆上的力和支点到力的距离,也就是力臂的乘积。用我们这个模型我们可以看到假如说这是一个跷跷板,有一个小孩儿坐在这儿,那么他的这个力矩是多少呢?就等于是这个小孩儿在这一头对于这个跷跷板向下的这个力,还有它的这个支点之间这一段距离的乘积就是它的力矩。那么经过记者向有关专家了解,力矩的概念只适用于固定形状的物体,而对于气旋也就是空气涡流这样的流体它并不适合,因为气旋它是没有力臂的,没有力臂,那力矩是从何而来呢?此外,从现场来看,树木也是受力弯折的,这也就是谈不上切割了,因此,无论从那方面来看呢,这都是一个有漏洞的表达,尽管他的表达有失误,但是,却也为不明飞行物导致灾害的说法提供了一种可能吗,那么,什么是不明飞行物,真有不明飞行物存在吗?

解说:不明飞行物,就是我们通常说所的UFO,是英文UnidentifiedFlyingObject的缩写,世界上第一次大规模关于UFO的报道是1878年,美国农民马丁在空中看到的一个圆形物体,1947年6月,美国人阿诺德在驾驶飞机时,看到了有9个白色碟状神秘物体在天空中飞过,他将它们称作为飞碟,被新闻媒介广泛报道后,人们就习惯用飞碟这样一个形象的名称来称呼不明飞行物,其实,碟性的飞行物只是目击报告中最常见的,其它形状的还有很多,每年在世界各地都有大量不明飞行物的目击报告,我国近年来出现的这类现象也很多。

解说:1998年10月3日,韩建伟和亲属在昆明郊外游玩,中午12点左右,在天空中他们目击到了一个悬停不动的不明发光体,韩建伟用家用摄像机将这一现象拍了下来,在拍的过程中,这个不明物体突然发生了变化,由1个分裂为9个,组成了一个菱形。

解说:2001年2月下旬,在云南泸沽湖,每晚6点之后,一个巨大的球形不明物体准时出现,并在半夜消失,这种情况连续出现了6天,出现时,附近通讯设备均受到干扰,在消失前,该物体还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异。

你看。可能那是个啥。

是人造卫星吗?什么东西?

人造卫星。

你这么远能看到人造卫星吗?

那怎么看不到。

绝对看不到啊。

它变化多。它自己不停地变啊。你看。

解说:2002年10月31日凌晨2点至6点,在新疆伊宁市西北方向夜空中,目击者拍到了这样一段录像,在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奇怪的发光体在自转,并不断放射出七彩光芒,并时而变大呈圆形,时而变成六菱形,时而在空中移动,时而又悬停,这个不明物体有是什么呢?

解说:不明飞行物是一种客观存在,但它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一定是一种人类还未知的飞行器或什么探测装置,不明飞行物也可能是人类还未知的一种自然现象,而在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中,认为是不明飞行物所致的调查者则更愿意在飞行器这个意义上去对贵阳的灾害进行推想,甚至有的调查者在对现场灾害进行确认之后,还在相关场合发表了空中怪车事件是UFO向地球人显示其威力的言论,此言一出,舆论大哗,迅速遭到了反驳。

陈燕春:如果这是确实的话,那也不能说明它是想向地球人类显示什么东西,因为我认为它这样做,在贵州都拉营车辆厂,都溪林场那个人迹比较少见的地方去显示,你还不如到我们大都市上空显示呢,是不是这个道理呀,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牵强附会,没有什么,纯属于是一种猜测。

主持人:陈燕春是当时中国UFO研究会的学术秘书,是中国UFO研究会派去贵阳调查这个事件的主要成员之一,他曾经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空气动力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尽管他对这种UFO显示威力的说法不屑一顾,但是呢,在都溪林场实地的调查中,陈燕春还是发现了当天晚上有飞行器经过的蛛丝马迹。

陈燕春:我是学空气动力学出身的。我大概对这个飞行器是有一定了解的,在马家塘出现这个两边的树向中间倒而且向前方扑倒,很像是飞机经过的时候,它两个后面的翼间窝,卷起的这个涡流造成的周围的这个植物倒伏现象,非常相似。

主持人:马家塘是都溪林场里面的一个地名,由于现场早就被清理掉了,相关部门的录像带呢又没有专门记录到这个地方的场景,所以说,我们的记者呢无法看到这一带破坏的原始的情况,但是,据当时多个参与调查的人员反映,当时在这一带确实是有这样的状况出现,那么1995年的时候呢,陈燕春他们在这里考察的时候,也利用当时国内少有的GPS定位装置对这一带进行了详尽的一些考察,那么根据他们对于现场一些考察之后发现呢,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存在的,如果情况的确如此的话,那么,这样的模拟场景就有可能会成立。

解说:飞行器从这一带经过,两个翅膀之间形成涡流,当这个飞行器足够重,飞行高度又合适时,它所产生的涡流就可能使树木折断,而树下的落叶层会不受影响,并且,由于飞行器的涡流只产生在两个翅膀之间,中间部位没有涡流产生,因此,飞行器底部中间不受影响,而马家塘这一带被毁树木的中间地带就是油菜地和一些零星的大棚,因此,没有受到毁坏,然而,经过了解,那天晚上,这一带没有任何民航、军用和气象的飞行物经过,并且这一带的宽度超过了200米,当前有什么样的飞行物有这么宽呢?结合着现场的那些离奇破坏场景,陈燕春推测可能当时是有一个巨大的不明飞行器经过,是它的出现导致了破坏事件的发生。

主持人:贵阳空中怪车事件随着记者的调查深入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和不明飞行物有关吗,灾害真的像一些调查者说的那样超出了我们人类科技的认知而变得不可解释了吗,它究竟是一种自然现象呢还是一种非自然现象呢?1995年7月,当时的中国UFO研究会在前期贵阳考察的基础之上,在北京邀请了多位知名专家对贵阳空中怪车的性质做了研讨,形成了对贵阳灾害的主流判断意见

高登义:现在看来呢,主要来看还不能说和UFO有联系,主要的我想还是由于陆龙卷。

解说:陆龙卷是龙卷风的一种,龙卷风是一种风力极强而作用范围不大的旋风,气象学上一般根据龙卷风形成的环境将之分为陆龙卷和水龙卷,不管是哪种龙卷风,它的基本特征都是呈漏斗状,上大下小,吸引力特别强,

主持人:那么专家们分析,当陆龙卷转动来临的时候,把大树给吸断,把屋顶给掀飞,甚至把人吸离地面这都是可能的,它巨大的旋转的这个力量也可能推动火车,而且呢从林场树木的断口来看,现场的确是有一些树啊一看就是被一种旋转力就像拧麻花那样给拧断的,这也符合龙卷风的特征。那么对当天晚上目击者看到的那个空中怪车现象呢,专家们认为这也有可能啊,因为龙卷风里面它会携带雷电,而雷电呢诱发球状闪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个雷电如果打到地面上,我们知道啊,也可以造成地面被烧灼的痕迹,那么从而就出现了那个类似于爪印的那个痕迹。而对于钢管被截断的情况呢,专家们采信了有焊缝的这个观点,认为它存在着假焊,就是有焊缝焊得不是特别结实,那么遇到强风呢它就会折断。那么至于说其它一些现场的情况呢,因为对龙卷风的研究呢在我们国家还几乎是一个空白,很多情况呢还需要我们慢慢探索,但事情的性质是自然事件这是确立的,这在当时呢就成为了一种主流的看法啦,然而,这种看法呢却注定是一个倍受争议的意见,它刚一公布,就迅速招来了一片反对之声啊,而且这种声音甚至来自于研究会的内部

孙式立:这些专家我们是很尊重他们的意见,但是我们也有一种判断,认为他们在解释的时候也有牵强附会的地方。

解说:孙式立是当时的中国UFO研究会理事长,他对专家们的这个判断一直持有保留意见,而研究会的陈燕春,更是明确地反对这个意见。

陈燕春:不可能用这个什么陆龙卷之类的,自然现象(去解释),那不可能能解释的,如果你要亲身去第一线去调查,亲身到第一线去考察去访问这个目击者、调查者。并且亲身去做他们那种感受的话,你就会得出这个基本结论来,这不可能是一种自然现象。

主持人:为了寻找到龙卷风不成立的证据呢,据说反对者们还曾经专门研究查阅过当地的一些气象资料,发现贵州历史上根本就没出现过龙卷风。那么这个情况我们的记者去贵州气象部门调查之后,也得到了证实,不仅是贵阳北郊当天晚上没有龙卷风的任何纪录,就是整个贵州省70年的气象观测当中也没有龙卷风的观测记录,那么龙卷风的说法从何而来呢,而且让人对龙卷风产生怀疑的地方还不仅仅在此,那么从贵州的地形上看呢,它也不具备龙卷风形成的条件。

陈燕春:在贵州历史上没有出现过陆龙卷现象,因为那是一个高原地带,所有有气象基础知识的专家都应该了解这个问题,一般的陆龙卷不会出现在这个高原地区,应该出现在是比较低的、临海的地方,或者是陆地上。这是比较可靠的。

解说: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龙卷风的形成需要两个条件,气象条件是要有冷暖气流交汇,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湿度,这样容易形成气璇,而另外一个条件也至关重要,这就是要有大面积平坦的陆地或水域,因为这样容易使气流积聚能量,因此,陆龙卷在我国一般常见于苏北平原地区,而贵州是国人皆知的地无三尺平的地方,层峦叠嶂,沟壑纵横是贵州的基本地貌,能量巨大的陆龙卷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产生呢?

主持人:观测记录上没有的灾害,专家为什么硬要说有,不利于龙卷风形成的贵阳地区的地形又何来的龙卷风呢,是专家自己没弄明白,混淆视听,还是人们对于气象灾害的认知有限,贵阳空中怪车到底是自然现象还是不明飞行物的故意所为呢?

解说:1994年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郊都溪林场和都拉营车辆厂连遭神秘破坏,都溪林场400亩马尾松被毁,并且这种灾害好像具有选择性和目的性,灾害共分4个区域,并且彼此不连续,树木大片倒伏,但是断树边的塑料大棚却完好无损,树木都断了,树下的针叶层却纹丝未动,车辆厂的情况更让人感到费解,地磅房的钢管神奇截断,杂品库的水泥地面上留下了神秘的爪印痕,近70吨重的载货车箱被逆向移动了20多米,巡夜职工被吸离地面,而当天凌晨,目击者描述在电闪雷鸣之中,空中曾有不明光亮裹挟狂风呼啸而来,因其声音酷似火车而将之称为空中怪车,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现象,灾害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明飞行物所为还是自然灾害破坏。空中怪车事件,真相能否浮出水面。

主持人:对于空中怪车事件的灾害原因,1995年,中国UFO研究会曾经邀请了相关的专家做出了一个较为主流的判断意见,那就是它是由陆龙卷引起的,但是反对者呢却从龙卷风的形成机制上对这个意见作出了反驳,认为呢,贵州高原多山的地形不可能形成龙卷风,而且,当晚气象部门也没有龙卷风的观测记录,不仅如此,贵州70年的气象资料当中,也没有龙卷风的记载,那么,这个陆龙卷的解释它是由何而来的呢?对此呢,相关的专家回答是不能机械地看待龙卷风形成的条件,那么由于气象灾害的产生原因非常复杂,在一定的条件下,贵州也不是没有发生陆龙卷的可能,而气象记录上没有的不一定就没有发生过,当然了,这样的解释肯定难以让反对者满意,他们认为这样的回答毫无科学性,实际上呢就是专家们不愿意承认不明飞行物的存在,那么,陆龙卷的解释是否真的是牵强附会,没有根据吗?贵州到底有没有可能形成陆龙卷呢?

解说:这里是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中小尺度气象灾害实验室,它是目前中国开展龙卷风研究的最权威的机构,贵州的地形能否产生龙卷风,研究室主任高首亭研究员做了这样的说明。

贵州呢,从地理条件,地貌条件来说,并不太有利于龙卷风的发生,甚至是几百米,就是说这么一个小的尺度,这个范围内,那么贵州地区仍然它有一些相对平坦的,叫做平坝的,这样的还是有可能。

解说:而贵阳正是在重重山岭包围下的一个盆地,地势相对平坦,如果条件适合,有可能形成小规模的龙卷风,而假如有的话,为什么当地的气象部门70年来却一直没有观测记录呢?

解说:这位老人叫李良祺,是贵州省气象局的老局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回答了记者的这个疑问。

李良祺:(龙卷风)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时间短。时间很短,所以我们固定的一个气象观测点,很难碰到这种东西,所以资料上很少有记载,因为它的范围很小。

解说: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打消人们对龙卷风导致灾害的疑问,因为从可见的龙卷风资料来看,龙卷风都是紧贴地面的,可是,这次在林场和车辆厂,情况却并不是这样,树木折断,树底下的针叶层却纹丝未动,那么,用龙卷风来解释是不是牵强了呢?

在大气物理所的实验室,我们看到了计算机模拟生成的一张龙卷风效果图。在这个效果图当中,记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龙卷风的漏斗并不是始终紧贴地面的。

高守亭:有这种龙卷不到地的这种情况,它走的时候慢慢照下伸,伸出一个漏管出来,不到地的时候,它没发生到一定程度,不到地它在空中的时候,如果树这个的高度它可以搞断,但对底下可能没什么大的影响。

主持人:龙卷风的这种特性也可以作为为什么树都断了,可是树下的腐殖层却毫发无损的一个说明,而且时断时续的龙卷风,也就造成了灾害跳跃性前进的特征,那么在林场,会不会有这种现象,当它经过塑料大棚和高压线、还有烟囱的时候,可能是非常巧,它的这个漏斗呢没有接触到这些地方,而当它到达树林的时候呢,凑巧这个漏斗就达到了这个高度并且持续前进,这样就造成了林场奇怪的破坏特征,从而就给人造成了灾害是有目的进行的假象,当然或许这都有可能,然而呢,当高首亭研究员在谈到树木的折断方式的时候,却引发了我们的记者对龙卷风导致灾害的一个疑问。

高守亭:因为龙卷风它很强的旋转力,它可以把汽车可以吸上去,所以它多半是把这个树扭断,而不是说就是完全的风力,它因为旋转的时候就是把它拧断的。

解说:可是,林场的情况无论是记者现场采访还是录像带的原始记录,都表明灾害现场的树木虽然有像被拧断的情况,但却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断树都是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折断的,这就与龙卷风的典型特征不相符。

主持人:不仅如此啊,让人对龙卷风这个说法产生疑问的呢还有树木的倒伏形状,那么据记者了解呢,虽然现场有一些乱七八糟倒伏的树木,但是断树的倒向大都是由西南到东北倒伏,比较一致,而高首亭研究员介绍,龙卷风对成片树木的破坏一般是呈一个扇形,有一些规律,那么参与过调查的人当中呢,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UFO说法的人呢,都没有明确肯定断树有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又与龙卷风的特征有出入,那么这种现象又该如何解释呢?

解说:就在自然现象的说法又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一位长期关注空中怪车事件的科研工作者用他的研究成果声称,他找到了解释空中怪车事件的最佳解释途径,他就是贵州科学院的高级工程师马瑞安。

马瑞安:这个一开始的时候啊我的习惯还是先从自然现象入手,但是呢后来疑点啊越来越多,开始我认为可能就是龙卷风,但是这个不像龙卷风,用我这个原理去解释,结果一下子就解释通了。

解说:马瑞安的这个理论叫做射流推进理论,曾经获得过国家发明专利。

马瑞安:它就是一个飞碟发动机,从顶上把空气抽进来,经过它加压之后,附在壁上吹出来它通过射流的附壁效应,然后它就吹到底部,汇合起来(吹出去)。

解说:根据这个原理,马瑞安研制的一些小型碟形飞行器,曾经成功地上天飞行过,并且以其良好的特性,受到了业界的关注。十年间,马瑞安一直没有停止对那个空中怪车事件的研究,他认为当天晚上有不明飞行器的出现不是人们的猜想,而是确有其事,它就是类似于射流推进器的飞碟,根据他以前的实验理论和现场的破坏情况,他甚至算出了这个飞碟的直径在200米左右,而这个巨大的飞碟当晚在飞过这一区域时,受到了坏天气的影响。

马瑞安:飞碟误入这样子一个区域,受到冰雹和雨的影响,把这个冰雹和雨呢抽进了它的发动机里面,这样子影响了发动机,它大量地在里边吸热,它这个吹出来的这个气流呢就大大减少了,影响了它的升力。这样呢它就从空中就掉下来了。但是一掉下来之后呢,由于它这个结构很优秀,它所产生的气垫力相当大,这样子呢它就弹跳起来,进入第二个区域,第三个区域,这样子跳了几次,然后再往远处飞。

主持人:马瑞安认为呢,这个飞碟可以旋转,也可以不旋转,根据那天的情况,它很有可能采取的是不旋转飞行的姿态,那么这样呢,根据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在飞碟的两端就会形成像飞机翅膀那样形成的那个涡流,从而就可以对树木造成这样的破坏,那么这个飞碟它在降落的这个过程当中呢,它就完成了对于林场和车辆厂的这个破坏,那么当天晚上目击者看到的那两束强光啊,就有可能是它的照明装置,而晚上人们听到的那个像火车样的巨响呢,也是因为冰雹被吸入了发动机之后,机械故障发出的声音,由于这个飞行器非常非常的巨大,因此呢,它吹向地面的气流也是肯定非常强烈了,而气流到地面之后形成的辐射风也能够将原本就焊接不牢的钢管给吹断,并且呢让火车挪了位置。

解说:然而,按照这种射流推进理论的解释,它在林场地面的落叶上又遇到了问题,当这个飞碟下落时,辐散在地上的风是将树木这样吹断树木的,而气流打到地面上,在吹断树木的同时也毫无疑问会吹散落叶层,但实际却不是这样,林场断树下的落叶层都完好无损,而且,疑问还不止于此,如果那天凌晨真的有像马瑞安认为的那样,有一个直径200米的巨大飞碟闯入,那样巨大的形状为什么会没有一个目击者看到,这些都是有违常理的地方,或许这就是那个不明飞行物的神秘之处吧,如果那个不明飞碟确实存在的话,它是什么呢?会是人们传说中的那种外星飞行器吗?如果是,操控或驾驶它的又是什么呢?会是地外生命吗?科幻片中的外星人真的存在吗?

主持人:由于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当中啊,确确实实存在着难以解释的不明飞行物出现,所以呢,地外生命啊、外星人的话题啊也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人们的一个焦点,那么消息最灵通的媒体呢也就经常性的会向人们报道一些这方面的内容了。

解说:1995年,英国一家制片机构公布了一份据说是当时美国解剖失事飞船外星人的录像带,被解剖的这个外星人身材矮小,有6个手指,这个录像带在44个国家播放之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然而,事后证明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那个外星人是由一个小孩扮演的,内脏是鸡内脏,一场闹剧就此收场。迄今为止,虽然人类一直在探索宇宙,最近也在火星上发现了水等生命形态形成的条件,但是,真正的地外生命还是没有发现到,那么,地外生命真的存在吗?

朱进:谈到地外生命的时候,那么从这个,就天文界的一个,一种观点吧。一个比较标准的观点呢,首先就是说我们认为,就是说地球上的生命肯定不是惟一的。就是地外生命是一定存在的,因为这是从我们现在的天文观测的角度呢,因为比如像地球当然只是很普通的绕着太阳的一个行星,太阳本身是很普通的一个恒星,那么在我们周围银河系里边像太阳这样的恒星,是有2000亿颗左右的。宇宙中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那本身又是非常非常多的,也是上千亿啊类似这样的,所以这样的话,就是说每个恒星在银河系里面的,2000亿颗恒星里面,每一个恒星它都有可能像太阳一样。它有它自己的行星系统,所以说在所有的这些里边,如果只有地球上有生命,可以说是不可想象的,就是一定会有。

解说:然而,生命的形式多种多样,地外生命与地外文明毕竟是两码事,有生命形式的存在,不一定就说明他称构建出相当程度的文明出来,那么,在浩瀚的宇宙中,究竟有没有可能会存在类似于地球的文明呢?

解说:这是美国射电天文学家德雷克的一个推算银河系中,可能具有多少个文明星球的公式,它以一连串可能性的数值相乘,得出了银河系中,具有文明的星球有10万个左右的推论,由于它中间的每一项都是估算的,并不能准确测量,因此,最终的结论会有很大的差距,而天文学家海希玛根的估计约有50万个,著名的天文学家卡尔萨跟估计有100万个,既然有这种文明的存在,像人类一样,它们就会有探索宇宙的愿望,然而,我们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距离,他们是怎样到地球上来的呢?

主持人:这就是我们太阳系的九大行星,水、金、地、火、土、木、天、海、冥。那我们知道啊,天文学界它将地球和太阳之间的距离规定为是一个天文单位,长度呢是1.5亿公里,那么在9大行星当中呢,我们知道冥王星是距离我们最遥远的一颗行星,大约有100个天文单位,也就是说呢,它相当于我们地球到太阳100倍的距离,而太阳系呢并非只有这一颗恒星和9大行星构成,其间还有小行星带啊,彗星啊,卫星等其它天体物质,总体来看啊,我们太阳系的范围大约是在10万个天文单位左右,也就是比冥王星还要再远100倍,而迄今为止,我们人类最快的探测器,它的速度也就是每秒钟30公里,以这样的速度在星际当中旅行的话,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朱进:地球上的这个能力再发达,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科技水平和我们的物理常识搁在一起的话,我们现在人类,绝对是没有能力在我们有生之年飞到太阳系的边上的,实际上我连太阳(系)都离不开,那么就是说你去其它的星球上,更没可能了,实际上就这么一个概念。所以呢,这个事儿。就是说如果说外星人再从其它的星球通过宇宙旅行到地球上来,这种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个人反正认为这这是非常非常不可能的,就是说它技术上,技术上的这个难度。

主持人:地外生命能否穿越巨大的时空障碍来到地球对于我们来说它还是一个谜,而造成贵阳北郊两个单位离奇破坏的原因呢,是不是不明飞行物所为,从我们记者调查来看呢,也确实无法给出一个定论。而大多数调查者还是倾向于这是一起自然灾害的解释,对于人们用陆龙卷解释灾害原因留存的一些疑问呢,相关人员又提出了对龙卷风成灾的一种补充的观点,那就是龙卷风有可能呢,是和另外一种叫下击暴流的气象灾害合并产生的作用,共同构成了这次破坏事件,那么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到底什么是下击暴流呢?在大气物理所,记者咨询了李耀东研究员。

李耀东:下击暴流就是由于雷暴引起的一种强烈的下沉运动,这种下沉运动在近地面附近呢,可以引起一个非常大的向外扩散的水平风。

解说:雷雨冰雹是下击暴流的重要诱发条件,这与当时贵阳的天气状况相符,而下击暴流这种下沉运动产生的气流之猛烈,就像在空中拧开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头,它的力量常常可以使飞行在这一区域的飞机坠地失事,而当气流直冲地面时,向外扩散的水平风力量也大得惊人……

李耀东:下击暴流因为引起的风可以很大,大的话可以达到每秒40多米每秒,实际上超过12级风,所以树干折断,有的树因为植被可能比较薄,可以连根拔起,另外有些可以折断,折断拦腰折断,这些都是常见的现象。

解说:虽然下击暴流这种强辐射风可以解释人们对林场树木折断的疑惑,但是,对于龙卷风和下击暴流合并造成作用的说法,反对者还是提出了质疑。

陈燕春:是不是陆龙卷跟下击暴流合成造成的,稍微有点气体知识的人,气象知识的人就知道,陆龙卷你要卷着下击暴流的话,陆龙卷很快就破坏掉。没有什么生存的时间,因为下击暴流是竖着方向,陆龙卷是横向卷着卷着走的,一出现这个气流以后,两股气流一打,就给打乱了,所以陆龙卷就不会存在了。

主持人:陈燕春的说法从气流的形成上来说是有道理的,但是,实际上,龙卷风和下级暴流并不是同时一起出现,而是时间上有着先后的顺序,在一个大的风暴的过程当中,风暴的上升气流还有它的下沉气流是必不可少的两个因素,而龙卷风和下级暴流是有可能体现在风暴的上升还有这种下沉运动的过程当中的,它们是不会互相抵消的。

它这是两个不同的,是雷暴当中或风暴体当中两个不同的气流分支,所以它不会相互抵消,而且如果它构成一个完整的环流的话,有可能还有相互增强的作用,因为雷暴冷堆造成的向外辐散的风,也可以对雷暴的上升运动起到抬升作用。

主持人:但是呢,李耀东研究员介绍说,并不是每一个风暴过程都会出现龙卷风和下击暴流相伴而行的情况,更多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在一个大的风暴过程当中,龙卷风出现了几次之后,下击暴流才少量的出现,而这一点,恰恰就可以支持灾害是自然现象的说法,那么在灾害现场,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在整个破坏过程当中,先是几股没有落地的龙卷风破坏了林场的树木,随后产生了一阵下击暴流,并一起移动到车辆厂的呢?说实在的,这种情况真不好说,但是,即便如此的话,现场的情况还是存在着一些解不开的谜团的,比如说,落叶层没有被吹动的问题,下击暴流产生的辐散风必须是打到地面上之后它才会散开,而且能将树木吹倒的强风为什么没有吹动腐殖层呢?而且,下击暴流产生的辐射风吹到地面上之后,树木倒地的形状也应该是向四周辐射倒地的,这又与现场的情况有所出入,而且,那个比火车还要巨大的声音我们又该怎么样去解释它呢?一切都还要人们去做更深入的研究,但是,离奇的现象一时还不能完全解释清楚并不一定意味着诸如龙卷风或者下击暴流的推论就是错误的,因为无论是对于龙卷风、球形闪电还是下击暴流来说,我们对它们的了解都还不够深入,更多细节化的东西还有待于我们今后更加深入地研究,而对UFO的研究,对我们认知能力和科研水平的提高,也确确实实是一个良性的刺激,正是因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有大量我们还未认知的东西存在,才促进我们的思考和研究,从而不断提高我们的科技能力。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 。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 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等。

分享至:

未解之谜相关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