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屠夫活活锤杀怀孕母牛,回家却看到媳妇满身是血躺地上

  作为一名屠夫,杀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死在屠夫手下的牲畜千千万万,如果畜生有灵,死后会不会报复杀死他们的屠夫?某屠夫活活锤杀了一头怀孕的母牛,回家竟然发现媳妇儿满

  作为一名屠夫,杀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死在屠夫手下的牲畜千千万万,如果畜生有灵,死后会不会报复杀死他们的屠夫?某屠夫活活锤杀了一头怀孕的母牛,回家竟然发现媳妇儿满身鲜血躺在地上。

  在古代,那时生产工具很落后,全家耕田种粮全指望一头牛,可以说牛代替家庭男人成了第一劳动力,所以很多地方,牛的身份是很神圣尊贵的。更有村落将牛视为神灵来祭拜,就是我们所讲的图腾。

  牛家村便是由此而来,在村里唯一一所神庙,里面有一尊牛神像,是村里人从城里请来一位雕刻大师用最为珍贵的金丝楠木雕刻而成。大师手下也着实有真功夫,雕刻完后,那尊牛像栩栩如生,就如一头站起来的牛一般,从憨厚任劳任怨化身为守护牛家村的神灵。

  这尊牛像说来也奇怪了,几十年过去了,不仅一点也没受到岁月风尘的洗礼,反而更具风采。村民都高呼,牛神降临,请牛神保佑牛家村风调雨顺,全村人如叩拜神仙般祭拜它。

  牛家村有一屠户姓武,单名河字,他自小便没下过田,他有个叔叔在城里做生意,有次来村里见到他,只见他天生异禀,很是喜欢,便把他带城里去了,过了二十几年,据说他叔叔生意失败,还吃了官司,这武河便悄悄溜出城来又回到牛家村,身边还带了一妖艳的女子。听武河爹娘讲是他媳妇。

  那女子看到村民,非但没打招呼,还一脸鄙视的目光。但看那武河对这女子很是喜欢,过了三个月两人便欢天喜地的结婚了。

  结婚后,两人都没下田种地,武河在村里开了一家肉店,杀些猪羊什么的。那女子则在家中天天化妆打扮,犹如戏子般。

  每逢每月的初一十五,村里人便会去祭拜牛神,村长看了看人,问道武河爹娘:那武河夫妇不是这村里人怎么滴,为何全村人都来,唯独他俩例外。

  武河他爹赔笑道:村长,儿媳妇有病在身,下不来床;小河肉店正处理肉来!村长斜看了他一眼,讲道:若是让大家知道他俩故意不来,早晚把他赶出牛家村,我们牛家村撑不下这两尊佛。还有他们不敬重牛神早晚会遭报应的,你回去告诉武河。

  武河他爹只笑诺着。

  武河夫妇这般逍遥日子过了两年有余,村里人饭后之余都在谈论他俩。原来这武河夫妇结婚也有两年之余了,那女子却始终没怀上个一儿半女。村里人痛快的说道:再让他们不敬重牛神,活该没孩子。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武河爹娘看到这样心里也着急,去拜了好几次牛神了。可丝毫不管用。

  直到有一天,村长和武河他爹一起喝酒,武河他爹可能酒喝大了,心里又有事。对村长吐露了一件事:原来武河那媳妇并不是什么良家妇女,是从勾栏之地出来的。武河跟他叔进城,别的没学会,这嫖娼却是无师自通。后与这女子勾搭成奸,武河助她逃出勾栏,先躲藏在他叔家,后又带她来到牛家村。武河爹大喝了一口酒,长叹道: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有一天,武河带着那女子到山上游玩,突然听到两村民在那说话,“唉,武家要断后了。”“这能怪谁,谁让他亵渎牛神。”

  武河满脸怒色过去说道:两位大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家没招你们,你们何处此言。以后再让我听见,别怪我不敬重长辈。说完那武河领着媳妇回头便走。而那女子回过头朝那两位村民啐了两口口水,鄙视道:两个老不死的土包子。

  武河回到家,摔盘子砸碗,想起那两位村民说的话,怒火连天。

  他恶狠狠说道:你们不是敬重牛神吗,你们不是不让杀牛嘛,你们不是不让吃牛肉嘛!这些习俗我全都给你们破坏了。一群王八蛋。

  他过去对那女子说道:媳妇,你前段时间不是想吃酱牛肉嘛,这下我满足你愿望,你可得给我生个小子,不然我真成不孝子了。

  那女子一听,喜上眉梢,说道:你我多耕耘几次,这孩子还不是举手之劳。武河听了笑着离去。

  武河走到牛栏里往这里面的两头牛,一头公牛,一头母牛,那母牛肚子怀着牛犊子,武河阴险的笑了笑。

  这里交代一点,牛家村村民从不吃牛肉,就像回民不吃猪肉一样。即使牛死了,村民只会把它埋在神庙周围,绝没人有吃它肉之嫌。

  到了次日,武河看着爹娘牵着那头公牛下田了,等他们走远了,武河牵出那头母牛,趁村民都下田空荡,牵到肉店里,关上门。

  那头母牛望着武河,武河从角落抄起一把大铁锤,一锤子抡在母牛头上,母牛一下倒在地上,发出“哞哞”的叫声,那武河过去如疯子一般没命的朝母牛头上抡铁锤。过了半钟头,那头牛终于动弹不得了。

  可怜老母牛,肚子还怀着小牛犊子,也不知道一尸几命,那头牛倒在血泊里,肉店四周溅满了鲜红的血液。而那武河此刻看上去满脸煞气,浑身是血,婉如地狱走出来的魔鬼一般。他拿来刀具开始解剖母牛,等看到里面有两头小牛时,武河想到给媳妇吃能牛肉,笑了起来。

  等到了晌午,武河累的坐在一角休息,却听到“哐哐”有人在敲肉店门,武河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爹娘。

  小河,你媳妇不知为何倒在血泊里死了,还有咱家老母牛……。武河他娘急切说道。但没说完,突然用手指着武河:你,你……。“轰”一下倒了下去。

  他娘,他娘。武河他爹过去想扶起她,一试却已经断气了。也难怪,此刻武河全身是血,即使魔鬼也不至如此。

  他爹起身问道:小河,你杀什么弄成这样,一刀不就可以解决了。他爹说着看向屋里,却看到一副牛皮铺在地上,还有一大堆肉。

  牛,牛,这里怎么会有牛皮。武河他爹惊恐问道。此刻晴空响过一道霹雳。武河爹一下倒在了老伴身边。

  武河急忙过去:爹、娘。你们醒醒。这时二老却早断气了。武河想起他娘说的话,自己媳妇倒在血泊中。他忙起身跑回家,村里人看到这满身血的人,吓得躲在一旁。

  武河回家一看,却看到自己媳妇倒在血泊中,而她的头像被铁锤敲打过一般,都扁了,就像武河锤杀那头老母牛一般。

  转眼间,幸福的一家四口只剩下武河一人了。武河呆若木鸡坐在一旁,从下午坐到傍晚,从傍晚坐到深夜。

  牛神,牛神,你做的是吧。那武河突然精神紊乱的说道。他朝神庙那跑去。到了神庙,他看这那尊牛像,武河一下把香案掀翻在地,爬上神台,把那牛神像一下推翻下去。那牛神像断成两截。

  牛神,你算什么牛神!我不仅不敬重你,还杀牛,杀的还是怀孕的母牛,现在更是将你摔成两截,你能拿我怎么样,啊!武河踩在牛神像头上,在上面乱跳乱蹦。就在这时“轰隆”一声,武河还没来得及叫一声,整个神庙倒塌下来,将他埋在了下面。

  村里后来再也没立牛神像,是村里过百岁老者吩咐的。那老者在村里威望很高,连村长也要听他的话。

  后来那老者才道出原因,有一晚他做梦,梦见庙里那头牛来到他身边,告诉他:以后不要在村里立什么牛像,牛为人劳作是应该的,我们出力,你们给我们吃的,对我们来说这就够了。没必要非要立神像。那牛顿了顿又说道:武河和那女子身上背负着命案,她俩密谋将勾栏之地的老鸨和那女子嫉恨的一女子杀害并夺走了她们的银两,逃出勾栏,这也是他们理应受的报应。只可怜了那怀孕的老母牛和武河爹娘,父债子偿,子债父偿,这天理循环,谁又讲得清呢!那牛说完便不见了。

  后来牛家村虽没有立牛像,可对牛更好了,不吃牛肉习俗一直保存下来。牛家村家家户户,年年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美好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