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异事 > 正文

中国第一悍匪白宝山 精通枪法一年杀死17人(杀人成瘾)

说起白宝山这位中国第一悍匪,当时闹得是全国上上下下都鸡飞狗跳的,没有人是不知道他的。如今你在北京提起白宝山,还有着很多关于白宝山恶行的故事,据说白宝山在一年的时间内竟然杀死了17人,其中还包括5名警察,另外还导致15人受伤。 一、中国第一悍匪白

说起白宝山这位中国第一悍匪,当时闹得是全国上上下下都鸡飞狗跳的,没有人是不知道他的。如今你在北京提起白宝山,还有着很多关于白宝山恶行的故事,据说白宝山在一年的时间内竟然杀死了17人,其中还包括5名警察,另外还导致15人受伤。

一、中国第一悍匪白宝山

1957年11月6日,北京市石景山区的一个工人家庭迎来了他们期待已久的孩子——白宝山。而他3岁的时候父亲因病逝世,母亲改嫁后又因生活艰难将他送回老家(河北省徐水县)。从那个时候开始,白宝山便失去父爱又缺乏母爱,与马加爵事件中的作案原因一样,都是心理上有很大的问题导致犯罪。直到他14岁的时候母亲才把他接回北京,并让从未进过学校的白宝山去上家附近的一所小学,和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小孩一起上一年级,年龄的差距使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从此他便开始逃学,学习成绩也上不来,好不容易过了三年后就辍学回家了。

二、精通枪法一年杀死17人

1976年,19岁的白宝山被石景山区第一电碳厂录用,成为了一名装卸工。因一次厂里举行实弹射击的比赛,从此迷恋上了打枪,经常是下班后就背着借来的气枪到附近的林子里穿行着打飞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便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可以说是指哪打哪。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在他24岁的时候和妻子结婚,一年后妻子产下一对龙凤胎。也就是从这一年起,他便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甚至在1996年至1997年仅一年的时间内杀死了17人,虽然没有中国最变态杀人恶魔贾文革杀的人那么多,但是依旧是十恶不赦的。

三、入狱后心理极为变态要报复社会

从1982 年到1983年,白宝山与同伙数次偷盗,不计大小,不顾贵贱,共计620余元。1983年,公安部门为了打击犯罪分子进行了第一次全国范围的“严打”。25岁的白宝山因盗窃他人财物,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在号子里每天屈指细算还有多少天便可刑满出狱的白宝山,突然被狱友检举他曾经参与拦路抢劫和打伤他人,简直比一心求死的20岁杀人犯马金库还要丧心病狂。

经过法院重新审理后,白宝山的刑期又被加长为10年(自1983年3月8日起至1997年3月7日止),与此同时他还被撤销了户口并遣送到新疆石河子新安监狱服刑。漫长的刑期使他心灰意冷,而最让他崩溃的是他妻子带着一对龙凤胎改嫁他人。这些原因,让白宝山的心理有了更多的变化,他开始怨恨,怨恨狱友的无义,怨恨妻子的无情,怨恨法律的不公。”在茫茫的戈壁滩,白宝山任由自己的思绪由怨变恨地向恶性发展,也造成了后来难以挽回的局面。1996年3月7日,39岁的白宝山如期提前一年获得释放,于是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疯狂杀人计划,与日本食人魔佐川一政一样毫无人性。

四、白宝山的凶残作案经历

1996年3月12日,回到北京,并带回要挟牧民得来的3包步枪子弹(75发)和50发手枪子弹。回到北京后,向派出所警察申请办理户口受阻,对警察产生仇恨。

批发了剃须刀在西单、香山、八大处等地摆摊销售,成本100多块钱,总是被城管惩罚、没收,再次受到刺激。

由于十几年来固执地认为自己的量刑过重,又迫切地想给孩子们挣大钱,再加上警察不给办户口、做小生意受到屈辱等事,使白宝山走上了通过暴力犯罪疯狂报复社会的不归路。

1996年3月31日,21:40,北京市石景山高井热电厂,用铁棍砸伤一名值勤的武警战士,抢走无子弹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一把。

1996年4月7日,23:15,北京市西山八大处附近的装甲兵司令部,向一哨兵连开两枪,未抢到枪或子弹,受伤的哨兵抢救及时脱离危险。

1996年4月8日,0:15,距上一次作案仅一小时,乘坐一辆宝石蓝色无运营证的出租面包车,在高科技园区实兴大厦附近遭遇正在巡逻的石景山公安分局防暴大队的6名巡警,双方发生枪战,白宝山击伤4名巡警后逃窜。

1996年4月22日,1:45,北京市丰台区八一射击场,两枪打死哨兵一名,由于哨兵只背着空枪套,没有抢到武器。

结识同岁的、四川来北京做小生意的已婚女子谢某,两人同居。

1996年7月,来到老家河北省徐水县,侦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师高炮团弹药库附近的人员、地理情况。当天返回北京。

1996年7月24日,徐水,将武器埋藏到兵营附近的一家水泥管厂与果园的交汇处。事毕返回北京。

两天后(7月26日),第三次来到徐水,7月27日凌晨1时,枪击三名哨兵,两死一伤,抢走81-1自动步枪一支。逃窜后将武器掩埋在铁道边一个小砖窑边。返回北京。

1996年8月初,与谢某一同回到谢某的四川老家,找人买枪,无果而返。

1996年9月初,与谢某一同到徐水取走“81-1”式自动步枪及全部子弹,将另一把“五六”式步枪重新掩埋好。

1996年12月16日,12:20,德胜门烟市,蒙面枪杀一名女摊主,抢得65170元,并击伤街上的3名男子。逃窜至附近一个垃圾场,把钱、枪、抢来的包分别掩埋在垃圾场的几个角落,从容地骑车到附近市场为其情妇批发了一些袜子,然后回家。

1996年12月18日,带其情妇谢某取钱及枪。

自1983年入狱到1996年,白宝山共作案8起,杀5人,伤9人。

1997年6月6日,两人在荒无人烟的大戈壁中连续步行了20多个小时后,从141团场乘坐班车返回石河子市147团场住地。

1997年7月5日,白与吴来到曾经服刑的新安监狱附近的141团场军械库,18点,撬门进入无人看守的空库房,没有发现武器。无人伤亡,击毙库房看门的狗两只。

1997年7月6日,凌晨4时,白与吴连夜返回途中枪杀一名偶遇的走夜路的人。

1997年7月29日,距147团场15公里处,为抢摩托车,枪杀一名农民,埋在附近的土丘中,尸体一直未被发现,直至白宝山被抓后指认。

1997年8月8日,凌晨,白与吴闯入距147团50公里的149团场一营警务区警长姜某的宿舍,枪杀姜某及治安员时某,拿走姜某的“五四”式手枪,迅速驾摩托车离开。

两人向着即将轰动全国的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作案地——乌鲁木齐边疆宾馆进发。

1997年8月14日,两人到乌鲁木齐边疆宾馆踩点,并在附近的新疆大学校园内预先挖好埋枪埋钱的土坑。当晚返回石河子147团场。

1997年8月18日,两人携带武器来到边疆宾馆,当天已经接近收市,两人决定今天不动手,把枪藏到新疆大学内的坑中,住进附近的铁路医院招待所。

1997年8月19日,早晨,在边疆宾馆入口处抢劫现金人民币约140万元,打死7人,伤5人。将钱、作案时穿的衣服、枪埋好。逃窜回到石河子147团场。作案后,吴经常催促与白一起取钱,白动了杀掉吴的心思。

1997年8月22日,两人冒险到警察严密排查的乌鲁木齐,从掩埋处取出手枪一支,返回住地。白宝山提出取钱后从乌市直接回北京。

1997年8月23日,白宝山提出离开新疆前到天池玩儿一趟。吴产生怀疑,偷偷将白与其情妇谢某的的家庭住址写下来交给弟弟吴子兵。

1997年8月26日,在天池大锅底处,白把同伙吴子明枪杀,又用铁锤猛砸其头部,然后将其焚尸。

1997年8月27日,白与谢从天池回到乌鲁木齐。

1997年8月28日,清晨,白与谢来到新疆大学将钱挖出。将140万现金藏入事先买的两件军用马甲中,两人一人穿一件,当天乘火车离开乌鲁木齐。

1997年8月31日,两人到达北京西客站,回到位于北辛安的家,白给谢11万,并允许谢拿钱回四川老家看望家人。白宝山给母亲1万元钱,说是在新疆做生意赚的,母亲分文未动,塞入一只粉红色袜子中,于白宝山被抓捕后原封不动地交给警察。

1997年9月2日,谢某乘飞机离开北京飞往老家——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白送走谢后旋即后悔。其实白早有除掉谢某之心,甚至在石景山附近暗挖好了尸坑,并几次试图激怒谢某,但都被谢的百依百顺弄得下不了手。

五、不忍当着母亲面杀人

与此同时,公安干警出动大量的警力,逐步走访排查,确定白与谢有重大嫌疑。1997年9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与刑警大队的三名侦查员来到了白宝山的家,对开门的白宝山说:“你的户口办下来了,8月25日批的,跟我们去趟派出所办理一下手续。”白宝山冷静地说要进屋拿件衣服,实际上是想进屋拿枪进行最后的反抗,但母亲突然走出来,问其发生了什么事情,白迅速放弃了抵抗的念头,顺从地跟随警察离开。

当白宝山走出家门口时,早已埋伏好的民警一拥而上将白宝山擒获。事后白宝山交代说:“我本来想拿枪打死他们,可是,我母亲进来了,我就不能打了,我不忍心当着母亲的面杀人,我做不到。”至此,罪大恶极的,1996暨1997年全国一号案件主犯白宝山终于落网了。

六、称如果能活下来要继续杀人

1997年9月5日夜,警方连夜提审白宝山。6日,身处老家的谢被公安局带走讯问。9日,谢被押往北京。12月3日,当白宝山被北京警方移交给新疆警方审理的途中,北京警方决定搭乘飞机前往乌鲁木齐。在上飞机舷梯的时候,白宝山突然狂躁不安起来,他挣扎着大喊:“我别闷死了,你们要干什么?”他的力量很大,挣扎中竟然把头上的面罩也撕扯了下来。

强烈的光让他半天没有睁开眼睛,等缓过来睁开眼睛后,他紧张地看着四周,当他认定这是飞机场而不是要被秘密行刑的时候,他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白宝山被捕后认定是谢出了事,把他供了出来,否则公安局不可能找到他的家。可是入狱后,他却没有抱怨谢,无论在公安局预审阶段还是在法庭上他对自己的罪行都供认不讳,但涉及谢却很犹豫。后来他说:“这些事以她所说的为准吧,我记不清了,说乱了我怕害了她。”

1998年3月3日上午10时,同为41岁的白与谢因持枪抢劫杀人案由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受理。在法庭上白宝山对他的第一次服刑有这么一段自述:“我想过了,法律这样判我,我服刑出来就去杀人,杀死那些受法律保护的人。如果法律判我20年,我出来杀成年人;如果法律判我无期,减刑后我出来年纪大了,我没有能力杀成年人,那我就去杀孩子,到幼儿园去杀,能杀多少是多少,直到杀不动为止……”在庭审的最后,犯下累累罪行的白宝山忏悔到:“我犯了这么大的罪才有权利在这儿讲几句话,这个代价太大了,多少人的鲜血换来了今天……我对无辜死亡的人……说声对不起……希望以我为戒,不要做一个对社会有害的人……”

审判长对白宝山在北京、河北、新疆所犯15案逐一进行了法院调查。同案犯谢某犯有抢劫罪、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白宝山以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罪、抢劫公民财产罪,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危害特别巨大,依法判处白宝山死刑,剥夺其政治权利终生。在他临刑前,他向狱方提出了自己的唯一要求:与谢照一张合影。谢也同意了,她说:“有我的照片,在那个世界也管着他,让他不能做坏事。”1998年4月,一声清脆的枪响,结束了白宝山罪恶的一生。

分享至:

奇闻异事相关

热度: